文明道德修养促进关键在于引导

2018-01-12 10:15

但吕辉认为,中国的国情与国外不一样,一般认为社会服务抵罚是一种较轻的处罚手段,因此立法也应该考虑。

深圳市人大代表肖幼美直言,文明道德修养促进关键在于引导,制定时应考虑实际效果,论证稿中处处是罚款,与“促进”的主题不符。

社会服务令是热议条款之一。草案论证第二稿第二十三条规定,违法行为人被处以200元以上罚款的,可以申请参加执法部门安排的社会服务,提供社会服务每一个小时免予罚款50元。

尤其是“损坏古树名木的,按每株处50万元罚款”一条,有市民反映太过夸张。

南山区政协委员吕辉认为,这个条款搞反了,应该是对200元以下的轻微处罚行为发出社会服务令,轻度违法的可用社会服务抵罚,而重度违法的则不可用社会服务抵罚。

受委托参与条例起草工作的深圳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赵明昕回应说,社会服务令在发达国家是属于重罚手段的,深圳是借鉴了国外经验。

此外,多位参与论证的代表认为,即使是200元的罚款,对于许多外来务工人员而言已经是沉重负担,“道德范畴内的东西如何用罚款去解决?与其这样何不干脆出个处罚规定?”

乱张贴罚200元;乱倒垃圾罚5000元,损坏古树名木,按每株处50万元罚款…… 草案论证稿中选取10项市民反映最为强烈的内容进行罚款,遭到了在场不少参与论证人士的反对。